东江大讲堂

【东江大讲堂七十三&七十四】外交大使吴建民、施燕华莅临我院——与您聊聊外交那些事

  [日期:2014-12-30]  阅读:  

1229日下午,吴建民大使、施燕华大使应邀莅临我院讲学。 

吴建民大使在鹅城音乐厅开展主题为“看新形势下的中国外交”的学术讲座,我院杨海涛、彭永宏等院领导,外事侨务局刘巧慧,政法系、思政部、中文系、经管系、教科系和旅游系师生聆听了讲座。

 

 

讲座上,吴建民首先向大家抛出一个问题:“大家都说世界发生了深刻的改变,那最大的变化是什么?统领一切的变化是什么?”问题引起一阵波澜,现场同学争相举手发言。 

2012级中文系黄同学率先举手回答,他认为最大的变化是亚洲的崛起。紧接着政法系、计算机系等同学也踊跃提出自己的观点,有人认为最大的变化是科技的发展变革、有人认为最大的变化是生产力的不断进步,也有人认为最大的变化是时代变了人的观念变了……同学们不同的思想观点激烈撞击,犹如头脑风暴,不时引起在场同学自发鼓掌叫好。 

同学们的踊跃回答后,吴建民大使称赞了大家大胆回答的态度。他认为,当今世界最大的变化是“时代主题变了”,时代主题的变化统领一切的发展,从“战争与革命”演变为“和平与发展”。从苏联的瓦解、亚洲的崛起、香港澳门的回归、中国的发展等世界历史发展的历程讲起,吴建民引经据典,尽述古今中外,话题跨越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等方面,使用大量准确的数据、严谨的时间点向同学们充分讲解中国近代的外交关系,以及时代主题变化对世界产生的深刻影响。

从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等老一辈领导人的超强亲和力和对外交流能力讲起,吴建民大使认为当今社会很多人交流能力不强,他提出,外交是与世界的精英打交道,青年是国家的未来,告诫青年人要学会和这个世界打交道的本领,更好得抓住机遇,更好地与人相处。同时在观察世界时,要把握大局,要全面认识到国家离不开世界,与世界共命运。

 

 

 

与此同时,施燕华大使在图书馆学术报告厅作了《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外事翻译》讲座,吸引了外语系等师生到场聆听。

施燕华大使在讲座中风趣幽默地给大家分享了当年在外交部给领导人担任翻译期间的一些趣事,一些感悟。

施大使说到:“学外语干什么呢?当时国人对翻译官的印象还停留在‘汉奸’、‘坏人’的阶段。可是,中国要发展外交,就要培养了一批翻译人才,我是当时中的一个。”谈起翻译学习,施大使笑言一字之差使她记终身。有一次巴基斯坦领导访问中国,她负责菜单的翻译部分。到了就餐的时候,巴方客人一看菜单就笑了,我方领导拿过来一看也笑了。到底怎么回事呢?原来,她把“braised”写成了“bruised,焖鸭变成了受伤的鸭子了。一个字母的差错,就开了个国际玩笑,虽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却让她羞愧难当,终生难忘。外交无小事,每一个细节都展示的我国的形象。从此以后之后,她形成了做事严谨细致,凡事需要核对几遍的优良作风。

 

她谈起在外交部工作的往事,感触颇深,并与师生分享了几次给周恩来总理当翻译的故事。一次缅甸大使吴登茂来访,外交部有一回把她的名字写成了“吴顿茂”,周总理发现这个小错误后,立即批文给外交部,要求翻译要细致精确完整。还有一次,我方组织外国使节看电影,决定上演《梁山伯与祝英台》,中国的love story,周总理说可翻译成“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这样一来,外国人一看就懂了,就知道这个故事讲的是什么。因此,学习语言要了解其文化背景,这样沟通就容易多了。

观念的差异需要我们破冰。施大使回忆1971年赴联合国代表团由北京出发经法国到美国的经历。去到异国不懂交通规则,用的是“中国式过马路”;不懂咖啡,辣椒和盐都往里加。搭乘汽车时,司机都会下车小跑过来开车门。这就是文化观念的差异,饮食的差异,种种的差异代表文明的差距,互相的不了解会给双方的交流带来了许多困难。

回忆起当年在学校学习的时候,施大使认为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采用良好的学习方法可以事半功倍。每周她都会回顾这一周学习了什么,听力、语法、文学,通过总结归纳对知识的印象就深了。

 

据悉,吴建民大使曾担任毛泽东、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的法语翻译、前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参赞、前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前中国驻荷兰大使、前中国驻法国大使。

施燕华,外交部英文专家、原外交部翻译室主任,中国翻译协会常务副会长。1965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研究生班,随即到外交部工作。1975-1985年期间,担任邓小平、胡耀邦、李先念等中央领导的翻译,接待了尼克松、基辛格等多位美国领导人主要译作有:《命运悠关的决定》、《英迪拉·甘地和她的权术》、《豪门秘史》、《大座钟的秘密》,《企业家 -世界名牌创始人小传》。

 

         (陈玲玲  刘慧凡/文 王潘 王影影 林海洋 林佳让/图)

编辑:许海琳

 

收藏 推荐 打印 【字体: 】【 关闭
Powered by iwms 5.3